第十九章:浪子回头金不换!男子深刻检讨自己的过错,和前妻复婚

  • 日期:08-04
  • 点击:(639)


  我来到医院找到女儿病房的时候,奕菲正守在女儿的病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女儿的脸,愁眉不展,双眼通红。

  我上前急切地问:“女儿怎么样了?”

  奕菲抬起头来看我,好一会,才说:“急需手术,可是我没钱了,哥嫂的钱也拿出来了,可还是不够。而且为了给女儿治病,我这个月的房贷已经逾期三个星期了,银行现在又天天催我还款。”

  “出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啊?”我责怪起奕菲来。

  奕菲凄然一笑,“我敢说吗?去见了你几次,你对我们母女都是冷冰冰的,即使我说了你也不会相信,还以为是我为纠缠你找的借口;就是信了,我也不相信你会帮我们,不是吗?”

  “我会帮我会帮,”我急切又心疼地说道,“你看,我这不是相信了吗?我这不是来了吗?”

  “真的?你真的会帮我们母女俩度过这个难关?”奕菲很难相信地疑问道。又说:“你放心,只要你肯帮忙,等女儿好后,我一定会多找几份兼职,分期还你钱的。”

  我突然感到一阵心酸,把奕菲的头埋进我的怀里,“说什么傻话呢,女儿也是我的女儿,我不要你还。还有那房贷的事,我也一并去给你还掉,也不用你还。”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如此心软了。

  奕菲突然就在我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双肩耸动得十分厉害,我想她一定是把打自我俩分开后的所有委屈都在这一刻释放出来了。

  我任由奕菲哭了足足有半个小时,她这才停止哭声变成抽泣。我抚了抚她的头发,轻轻放脱她,转脸去端详熟睡中的女儿。

  不知是因为稍长大了些还是因为生病的缘故,女儿的脸明显比我离开时瘦了。我这才发觉,我对女儿已经有陌生的不适感了。此时她呼吸均匀,鼻翼翕动,只是因为体内有病痛,虽在睡梦中,却小眉头微蹙,是那般楚楚可怜,让人看着心疼!

  女儿手术很成功,一个月后,女儿的伤口基本恢复了。期间我一天两头跑,来回往返于公司与医院之间,担回了一个父亲应有的责任。

  我和邹丽丽取消了婚约,邹丽丽便辞职离开了。这对我对她来说,应该都是最好的结局吧。

  因为我知道,我跟她之间,原本是有罪的,我不该抛弃我的家庭,而她不该来破坏我的家庭。而且我也渐渐对她的势利感到很厌恶,比如把一场旅游高置于一个生命之上。

  但是说起来,我才是最可恶的那一个,我比邹丽丽更可恶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

  其实我是没有资格厌恶邹丽丽的势利的,我还不是为了自己的私心而置婚姻和家庭于儿戏之中么?我还不是为了物欲就把爱自己的人推入生活的泥沼么?邹丽丽最多算是我人生婚姻的一颗试金石,而我却真的逃不过被试,躲不过诱惑!

  和邹丽丽分手后,我向奕菲和双方父母做了深刻检讨和赔罪,奕菲也表示以后不会整天唠叨了。

  对于我的回心转意或是说浪子回头,两家父母自然高兴,陈母虽然不免仍然要骂我几句才解气解恨,但也不敢像以前那么骂了,怕把我骂的又抛妻弃子。

  女儿出院后,我和奕菲重新领证,并重新买戒指和拍婚纱照,找好婚庆公司举行了复婚仪式,把双方的亲朋好友也都请来了。

  吉时一到,复婚仪式开始,鸣炮,奏乐,司仪致词。

  在礼炮散开的一片缤纷和花香中,我们携手走上红地毯,走向司仪。

  司仪为我们致复婚誓词:“亲爱的冼水军先生,你愿意再娶这个女人吗?爱她、忠诚于她,无论她贫困或者富有,健康或者疾病,直至死亡。即使你们因为买卖二手房而暂时离婚、再和别人结婚、再复婚也不离不弃、忠贞不二,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你愿意吗?”

  我:“我愿意!”

  司仪:“亲爱的陈奕菲小姐,你愿意再嫁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于他,无论他贫困或者富有,健康或者疾病,直至死亡。即使你们因为买卖二手房而暂时离婚、再和别人结婚、再复婚也不离不弃、忠贞不二,就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你愿意吗?”

  奕菲:“我愿意!”

  奕菲面带幸福,又低低跟我说:“我终于找回你了,女儿也终于找回爸爸了。”

  司仪对着我说:“现在你可以吻新娘了……”

  我打断司仪:“先等等。”

  “怎么,你不想吻新娘吗?”司仪笑着打趣道。

  “不是,那个,我想先宣布件事。”我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银行卡举起来,“我想请在座的各位亲朋好友一起做个见证,从今天起,我把所有的银行卡都交给菲菲保管。”

  奕菲很吃惊,问我这是干嘛?

  “为了不让自己以后有犯错的机会,我把所有的财务都上交给我的妻子掌管。”我高声说道,“之前是我混蛋,我对不起菲菲,对不起我的女儿笑笑,也对不起两边的父母家人。但请你们相信我,从今以后,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奕菲先是定定地看着我,继而双手掩面,喜极而泣!

  我轻轻为她擦拭泪痕,然后给她戴上戒指,并在她抬眼凝视我的那一瞬间,我俯身向她的唇吻了下去。

  台下响起了一片热烈的掌声!

  接下来就是开酒席,场面热闹而喜庆!

  对于奕菲和两家人来说,我们复婚就是最好的结果,最美满的结局。只要我们复了婚,我的所有过错他们都可以一概不计较,因为中国有句古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

  而对于我来说,不仅仅是挽回了一个完整的家庭,而且还经历了一场灵魂的洗礼!

  之前我一切都可以不在乎,可以不在乎父母,不在乎奕菲,也不在乎女儿,大有全世界都可以背叛的大无畏!但是复婚后,每天面对着奕菲和女儿的笑脸,我才明白了一个完整家庭的重要性。

  同时也明白了生活中会有很多诱惑,我们要戒除私心贪念,否则就会被其侵蚀,做出伤害家人也伤害别人的混帐事来。

  经历了这事后,我和奕菲也更加懂得了互相欣赏,互相体谅和包容。夫妻齐心,其利断金,相信以后我们能把生活和婚姻都经营得更好。

  冼水军结束了他的讲述后,我和李冰在感慨的同时,也为他们夫妻庆幸,这个假离婚故事总算还不是最糟的。因为我在采访他之前,也留意了很多其他城市关于假离婚的新闻,很多假离婚的夫妻变真离婚后,到最后都没能复婚,就此劳燕分飞,一个完整的家庭就这样散了。

  而冼水军能浪子回头,如今和其妻子陈奕菲恩爱如初,且变得更有责任和担当,算是悲剧中的“喜剧”。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后他一定会把婚姻和家庭经营得更加幸福美满!

  祝福他!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