募资难!深圳政府引导基金首次集中公示清理子基金

  • 日期:10-15
  • 点击:(1138)


经济观察家2天前,我想分享理性和建设性的观点

在清理或缩减37个子基金的背后,是风险资本机构发展的社会化环境的恶化和筹集资金的困难。

迄今为止,深创投资于9月12日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的公告已被发酵,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该公告公示了深圳市政府投资指导基金清算子基金和减缩子基金,共涉及37个子基金,知名基金管理人(如)发行的基金很多,例如:厚普科技股权投资,基础资产,同创金绣等

其中,清理的25个子基金涉及基金总规模646亿元,撤出指导性基金承诺的资金约140亿元。此外,已经缩减了12个子基金,回收所涉及的资金数额尚不清楚。

深圳创业投资于9月18日透露,清理工作是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成立,投资和投资进度,同时追回深圳引导基金的无效投资额,并有效提高深圳引导基金的使用效率。

“这不是唯一经过处理的基金。尽管尚未公布,但之前尚未宣布,但不会被切断。我们将按照规定再次清理并减少不合格基金的规模。 “。该公司总经理,深圳创投副总裁姜育才说。

他还说,这只是一只正在清理或缩减规模的基金。这并不意味着相关基金管理团队的否定不会影响优秀基金经理随后申请政府指导基金的资金。

下一步,深圳创投将与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子基金清算程序,并及时清理,公示截止日期后尚未设立的子基金。

第一次全国宣传公告

根据上述通知,根据《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和《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按照市财政局的要求,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向深圳市厚普高新技术产业基金,深圳市前海永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资本企业(有限合伙制)该市的高特加瑞鹏投资合伙制有25个子基金,总基金规模为646亿元人民币,撤出该引导基金的资金总额约为140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清洗后的子基金有深圳厚普高技术产业基金和深圳高特佳瑞鹏投资合伙公司两个规模为100亿元的基金。

对于清理子基金,深圳创业投资于9月18日宣布清理范围是深圳市城市引导基金在2017年底前作出投资决定的子基金。该机构强调清理工作该子基金的资金是深圳引导基金的日常工作,但这是第一次将这种情况集中化。

“清理后的子基金仅供深圳市指导基金认购出资,并不代表子基金其他出资者的意愿。”深圳创投表示,清理后的子基金包括两个案件中,一项归因于社会基金的子基金。如果不筹集资金,则由于逾期未建立资金;其次,由于基金管理团队,投资策略或政策法规的重大变化,子基金将放弃设立或放弃使用深圳引导基金,例如新兴产业的利润。投资指导基金等

根据深圳创业投资的说法,清理工作的目的有三方面:一是确认前期的集中清理工作,公布清理工作的原则和标准;二是清理清理工作。二是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投资和投资进度;该资金使出资额无效,有效提高了深圳引导基金资金的使用效率。

“这种宣传是出于内部管理的需要。当我们开始筹集资金时,我们告诉代理机构管理者,如果我们在规定的期限内不吸引某些社会资本并进行标准化的运营,则将对其进行清理或扩大规模。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深圳市创投基金副总裁姜玉才表示。

他补充说,2018年,深圳创投还清理了子基金。当时,它与每个相关的基金经理进行了沟通,但当时并未公开。由于当时的社会筹款相对容易,因此清除的子资金相对较少。这次,将在2017年底之前对深圳指导基金作出投资决定的子基金进行统一清理或缩小和公布。

除清理子基金外,深圳市政府指导基金还与深圳南山软银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平安医疗技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建立了伙伴关系。联通中金创新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只有子基金规模有所缩减,其中许多是业内知名的股票投资机构。

其中,深圳招商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制(有限合伙)子基金达250.63亿元,是上述深圳招商惠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的规模最大的清理减持子基金。有限公司管理。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承诺投入的资金为25.06亿元,这也是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承诺的资金。但是,由于规模缩小,该基金的总规模仍然未知。

神创投资有限公司回应说,上述基金仅是指子基金的签约规模小于深圳引导基金的投资决策规模。深圳引导基金对该子基金的认缴出资额相应减少,该子基金尚未获得实质性资金。进展。

至于承诺资金减少的情况,深圳创投的内部人士表示,他们还没有具体统计。

他说:“这不是唯一经过处理的基金。虽然尚未公开,但尚未宣布,但不会被切断。我们将根据法规再次清理并减少不合格基金的规模。 “姜玉才说。

深圳创业投资还指出,所有有关合作机构应严格遵守市指导基金的有关规定,并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子基金的签署,出资和投资。同时,深圳引导基金和深圳创业投资将一如既往地按照合法合规,开放,透明,公平的原则推进深圳引导基金的工作,进一步改善子基金的清洁度。与有关当局进行增补程序。该子基金将及时清理和宣传,我们欢迎所有部门进行监督并提出宝贵意见。

清理跟进

2016年10月,深圳市风险投资公司受市财政委员会委托,成为市政府指导性母基金的管理人,全权负责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的管理,总规模为1000亿元。元。根据姜玉才提供的数据,在管理深圳市政府指导基金的三年中,深圳创业投资已批准投资近500亿元,是具有较大示范效应,规模较大的政府指导基金之一。管理效果。

一位深圳股票投资者表示,作为具有国内影响力的政府指导基金,深圳政府指导基金在中国首次清算并扩大了37个子基金,涉及许多知名投资机构。注意是正常的。 “但深创投资按照政策收回部分资金是正常的。最后,政府指导基金必须得到更有效的利用。”

值得注意的是,已经清理或缩小了37个子基金,反映了风险投资机构发展的社会化环境正在恶化,它们在筹集资金方面面临的困难仍然值得深思。

深圳创投透露,截至去年年底,尚无法建立超过20%的子基金,尽管姜玉才表示,直到今天数据还没有得到明显改善,但是目前社会筹款的情况已经成为社会共识,许多知名组织的个人产品在筹集资金方面也存在问题。

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首次重点宣传和减少参项子基金的规模,并收回部分承诺资金。它将进一步指导投资机构推动社会资本对创新和企业家精神,新兴产业及其他领域进行投资,并减轻目前在风险投资行业的筹资工作。资金紧张的情况还是有所提振。

“政府指导基金利用市场机制来确定资源分配。它没有起决定性作用。这是我们坚持的基本原则。但同时,它必须指导和扩大社会资本,参与风险投资基金,然后支持新兴产业的发展,社会筹资不到位,政府引导基金的指导作用尚未发挥,批准的投资额没有意义,我们必须加以处理。在处理过程中,我们最终将更有效地投资于更有用的地方。这可以更好地发挥政府指导基金的作用。”姜玉才直言不讳。

被清理或缩减规模的子基金及其管理机构又去了哪里?他们会被排除在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之外吗?

姜玉才告诉记者,这只是一个清理或缩小规模的基金。这并不意味着对相关基金管理团队的否定不会影响优秀的基金经理申请政府指导基金。

这些机构以前已经能够通过政府指导基金的批准,并且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如果他们仍想申请政府指导基金,则可以返回该程序,我们将按规定批准该程序。”

“清理”响应

清算或缩减的基金怎么了?他们的状况如何?为了了解这些问题,经济观察网对招商投资、同创锦绣资产等涉及基金规模缩减的管理机构进行了核实。

由招商局管理的深圳中科美莎创意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上榜。该机构副总裁张本告诉记者,该基金仅由政府引导基金清算,成立于2017年。原来是由某国有银行出资,但直到现在都没有落实资金,导致引导资金被取消。

当被问及银行为何没有落实这些资金时,他表示不方便透露。“不过,虽然目前的环境筹款工作难度太大,但基金管理团队应尽最大努力争取上述资金的持续运作。”

导言关注的是,由风险投资机构管理的深圳红土点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也在清理中。对此,上述创新投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虽然创新投资是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的管理人,它与自己作为风险投资机构设立的基金产品有些脱节。

“符合条件的子基金可向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申请资助。如果我们想申请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进行资助,还需要和其他机构办理同样的审批手续。我们不能干涉他们的决策,也不会比其他基金多。她说,政府引导基金有一个专业的评估委员会。委员会中虽然有创新委员会的专家,但也有深圳市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和一些外部专家会公平审批。

深圳同创伟业新兴产业基金(有限合伙)深圳同创金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规模缩小。该机构董事长郑维贺告诉记者,该基金以可转换债券的形式投资了几个项目。但是,政府引导基金对可转换债券有着严格的要求,很多可转换债券并没有得到认可。因此,政府引导基金降低了承诺规模。

“在此过程中,深圳同创伟业新兴产业基金(有限合伙)的总规模已从5亿元降至4亿元。我们没想到他们的要求以前如此严格,但该基金将继续将来可以运作。郑维和说。

姜玉才对此的解释是,债权和权益是中国不同的监管部门。原则上,股权投资和债权投资是严格分开的。股权投资不能从事债权投资,也不能从事开放式实物债务。但是,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阶段性可转债可以适度接受。总体而言,深圳创业投资对于股权投资机构进行可转换债券交易非常谨慎。 “现在有一些以股权投资为债权的投资公司,为避免行业监管,我们将严格监管。”

另一家参与减少资金规模的私募股权机构负责人承认,由于考虑到企业未来的上市和撤资计划,相关资金放弃了部分外资LP,因此基金规模有所减少,并且政府控制的资金承诺额也相应减少。他还指出,这一公告暂时对基金本身没有影响。

据深圳创业投资的内部人士称,还有一些子基金,因为他们募集了其他基金,觉得他们不需要过多地引导该基金,因此他们自愿申请减少政府指导基金的规模。由于投资团队的变化和其他原因,也有一些机构提议不设立相关基金。

值得一提的是,政府指导基金并不是目前致力于清理和缩小子基金规模的唯一基金。华南一家地方政府主导的基金内部人士表示,在经过一年的承诺期后,政府主导的基金也在清理该基金,但由于政府主导的基金规模有限,清理的规模远远小于深圳。

推荐阅读青海的垃圾收容-西藏公路经济观察员理性建设性长按,识别QR码,引起关注

收款报告投诉

理性和建设性

在清理或缩减37个子基金的背后,是风险资本机构发展的社会化环境的恶化和筹集资金的困难。

迄今为止,深创投资于9月12日在其官方网站上发布的公告已被发酵,引起了业界的广泛关注。该公告公示了深圳市政府投资指导基金清算子基金和减缩子基金,共涉及37个子基金,知名基金管理人(如)发行的基金很多,例如:厚普科技股权投资,基础资产,同创金绣等

其中,清理的25个子基金涉及基金总规模646亿元,撤出指导性基金承诺的资金约140亿元。此外,已经缩减了12个子基金,回收所涉及的资金数额尚不清楚。

深圳创业投资于9月18日透露,清理工作是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成立,投资和投资进度,同时追回深圳引导基金的无效投资额,并有效提高深圳引导基金的使用效率。

“这不是唯一经过处理的基金。尽管尚未公布,但之前尚未宣布,但不会被切断。我们将按照规定再次清理并减少不合格基金的规模。 “。该公司总经理,深圳创投副总裁姜育才说。

他还说,这只是一只正在清理或缩减规模的基金。这并不意味着相关基金管理团队的否定不会影响优秀基金经理随后申请政府指导基金的资金。

下一步,深圳创投将与有关部门进一步完善子基金清算程序,并及时清理,公示截止日期后尚未设立的子基金。

第一次全国宣传公告

根据上述通知,根据《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和《深圳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管理办法实施细则》的有关规定,按照市财政局的要求,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向深圳市厚普高新技术产业基金,深圳市前海永轩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资本企业(有限合伙制)该市的高特加瑞鹏投资合伙制有25个子基金,总基金规模为646亿元人民币,撤出该引导基金的资金总额约为140亿元人民币。

值得一提的是,清洗后的子基金有深圳厚普高技术产业基金和深圳高特佳瑞鹏投资合伙公司两个规模为100亿元的基金。

对于清理子基金,深圳创业投资于9月18日宣布清理范围是深圳市城市引导基金在2017年底前作出投资决定的子基金。该机构强调清理工作该子基金的资金是深圳引导基金的日常工作,但这是第一次将这种情况集中化。

“清理后的子基金仅供深圳市指导基金认购出资,并不代表子基金其他出资者的意愿。”深圳创投表示,清理后的子基金包括两个案件中,一项归因于社会基金的子基金。如果不筹集资金,则由于逾期未建立资金;其次,由于基金管理团队,投资策略或政策法规的重大变化,子基金将放弃设立或放弃使用深圳引导基金,例如新兴产业的利润。投资指导基金等

根据深圳创业投资的说法,清理工作的目的有三方面:一是确认前期的集中清理工作,公布清理工作的原则和标准;二是清理清理工作。二是提醒其他子基金加快设立,投资和投资进度;该资金使出资额无效,有效提高了深圳引导基金资金的使用效率。

“这种宣传是出于内部管理的需要。当我们开始筹集资金时,我们告诉代理机构管理者,如果我们在规定的期限内不吸引某些社会资本并进行标准化的运营,则将对其进行清理或扩大规模。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深圳市创投基金副总裁姜玉才表示。

他补充说,2018年,深圳创投还清理了子基金。当时,它与每个相关的基金经理进行了沟通,但当时并未公开。由于当时的社会筹款相对容易,因此清除的子资金相对较少。这次,将在2017年底之前对深圳指导基金作出投资决定的子基金进行统一清理或缩小和公布。

除清理子基金外,深圳市政府指导基金还与深圳南山软银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深圳平安医疗技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建立了伙伴关系。联通中金创新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只有子基金规模有所缩减,其中许多是业内知名的股票投资机构。

其中,深圳招商并购股权投资基金合伙制(有限合伙)子基金达250.63亿元,是上述深圳招商惠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的规模最大的清理减持子基金。有限公司管理。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承诺投入的资金为25.06亿元,这也是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承诺的资金。但是,由于规模缩小,该基金的总规模仍然未知。

神创投资有限公司回应说,上述基金仅是指子基金的签约规模小于深圳引导基金的投资决策规模。深圳引导基金对该子基金的认缴出资额相应减少,该子基金尚未获得实质性资金。进展。

至于承诺资金减少的情况,深圳创投的内部人士表示,他们还没有具体统计。

他说:“这不是唯一经过处理的基金。虽然尚未公开,但尚未宣布,但不会被切断。我们将根据法规再次清理并减少不合格基金的规模。 “姜玉才说。

深圳创业投资还指出,所有有关合作机构应严格遵守市指导基金的有关规定,并在规定期限内完成子基金的签署,出资和投资。同时,深圳引导基金和深圳创业投资将一如既往地按照合法合规,开放,透明,公平的原则推进深圳引导基金的工作,进一步改善子基金的清洁度。与有关当局进行增补程序。该子基金将及时清理和宣传,我们欢迎所有部门进行监督并提出宝贵意见。

清理跟进

2016年10月,深圳市风险投资公司受市财政委员会委托,成为市政府指导性母基金的管理人,全权负责深圳市引导基金投资有限公司的管理,总规模为1000亿元。元。根据姜玉才提供的数据,在管理深圳市政府指导基金的三年中,深圳创业投资已批准投资近500亿元,是具有较大示范效应,规模较大的政府指导基金之一。管理效果。

一位深圳股票投资者表示,作为具有国内影响力的政府指导基金,深圳政府指导基金在中国首次清算并扩大了37个子基金,涉及许多知名投资机构。注意是正常的。 “但深创投资按照政策收回部分资金是正常的。最后,政府指导基金必须得到更有效的利用。”

值得注意的是,已经清理或缩小了37个子基金,反映了风险投资机构发展的社会化环境正在恶化,它们在筹集资金方面面临的困难仍然值得深思。

深圳创投透露,截至去年年底,尚无法设立超过20%的子基金。尽管姜玉才表示,到目前为止数据还没有得到很大的改善,但目前社会募捐困难的情况已经成为社会共识,许多知名机构的个人产品也出现了募捐困难的问题。

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首次集中清理并缩小参股子基金规模,收回承诺投资额的一部分,这将进一步引导投资机构促进社会资本对创新,创业,新兴产业的投资。发展和其他领域,并缓解了风险投资行业筹集资金困难和资金短缺的现状。助推力小。

“政府引导基金是利用市场机制来确定资源分配,它没有起决定性作用,这是我们坚持的基本原则。但同时,它应该共同引导和扩大社会资本参与风险投资基金,支持新兴产业的发展,社会筹资不到位,政府引导资金的引导作用尚未发挥,审批的投资额度毫无意义。处理后,回收的资金最终将更有效地投入到更多有用的地方,以便更好地发挥政府主导的资金的作用。姜玉才坦言。

已清理或缩减规模的子基金及其管理者在哪里?他们会否被排除在深圳市政府的引导基金之外?

姜玉才告诉记者,这只是基金的清理或缩减,并不意味着相关基金管理团队的否定,不会影响后来优秀基金经理申请政府指导的基金。

“这些机构通过政府指导的基金批准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随后,如果他们仍想申请政府指导基金,则可以返回到程序,我们将根据相关程序进行审批。遵守规定。

响应“清理”

被清除或缩减的基金怎么了?他们的状态是什么?为了了解这些问题,经济观察网对招商局投资,同创金秀资产等参与基金规模缩减的管理机构进行了验证。

由招商局管理的深圳中科美莎创意产业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被列入名单。该机构副总裁张本告诉记者,该基金仅由政府指导的基金清算,成立于2017年。它最初是由某家国有银行提供资金,但直到现在还没有资金实施后导致取消了指导基金。

当被问及为什么银行没有执行这笔资金时,他说不方便透露。 “但是,尽管当前的环境筹款工作太困难了,但是基金管理团队应该尽最大的努力争取上述基金的持续运营。”

引言令人担忧的是,由风险投资机构管理的深圳红土点风险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也正在清理中。在这方面,上述创新投资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尽管创新投资是深圳市政府投资指导基金的管理人,但它与本身作为风险投资机构设立的基金产品有些不同。

“符合条件的子基金可以向深圳市政府指导基金申请资金。如果我们想申请深圳市政府引导基金的资助,我们还需要与其他机构进行相同的批准程序。我们不能干涉他们的决策,而且不会超过其他基金。她说,政府指导基金设有一个专业评估委员会。尽管该委员会中有创新委员会的专家,但也有深圳市财政局的工作人员和一些外部专家将给予公平的批准。

深圳同创锦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深圳市同创伟业新兴产业基金(有限合伙)规模缩小。该机构主席郑维和告诉记者,该基金以可转债的形式投资了多个项目。但是,政府指导基金对可转换债券有严格的要求,其中许多未被认可。因此,政府指导基金减少了承诺规模。

“在此过程中,深圳市同创伟业新兴产业基金(有限合伙)基金的总规模已从5亿元降至4亿元。我们之前没想到他们的要求会如此严格,但是这笔资金将在将来使用。将继续运行。”郑维和说。

姜玉才的解释是,中国的债权和权益是不同的监管机构。原则上,股权投资和债务投资严格分开。股权投资不能从事债务投资,也不能从事实际债务。但是,以股权投资为目的的分阶段可转换债券可以被适当接受。总体而言,深圳创业投资对于从事可转换债券交易的股权投资机构非常谨慎。 “现在,有些投资公司正以股权投资的名义举债,以规避行业监管,我们将严格监督它们。”

参与该基金规模缩减的私人股本机构的另一负责人承认,由于考虑到该公司的未来上市和退出计划,该公司已放弃了一些外资有限合伙人,因此该基金规模被缩小了。而政府的指导基金则承诺出资。相应减少。他还指出,这一宣布对基金本身没有影响。

据深圳创投的内部人士称,一些子基金也募集了政府指导基金的规模,因为它们不需要募集资金,因为它们筹集了其他基金。由于投资团队的变动,其他机构也建议不设立相关基金。

值得注意的是,从事子基金清理和规模缩减的政府指导基金并不是唯一的基金。华南地方政府指导基金的一位内部人士说,在一年的承诺期之后,政府指导基金也在清理该基金。但是,由于政府引导基金的规模有限,清理的规模远远小于深圳。

推荐阅读青海的垃圾收容-西藏公路经济观察员理性建设性长按,识别QR码,引起关注

第二届中国儿科发展国际论坛儿科医学教育分论坛成功举办医院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