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编曲没那么简单,不同的乐器组合,会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

  • 日期:07-25
  • 点击:(1355)


dc090005d96223664bf6

在房间里,有一种微弱的吹奏和演奏声,伴随着苏振东和苏辰的各种乐器。

声音传到起居室,在客厅里看电视的三姐妹听到了。

“他们在做什么?”程玉金坐在沙发上,身下一双白玉脚,一边切一个苹果,随便问两姐妹苏小英。

咸鱼回应愤怒。

“录制歌曲?”程玉金感到非常奇怪,并问道:“谁在录制一首歌,爸爸想制作一首新单曲吗?”

“不,这是我兄弟的歌声,我兄弟的歌声很好!”苏晓晓走过来,辛苦地向他姐姐解释。

然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突然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而布林林跑向工作室。

“等等,你的鞋子!”程玉瑾拼命地叫她落后,但她没有听到,无论她的脚底有多冷,他都来到了工作室的门口。

“嗨!”

敲门声响起。

“谁?”父亲和儿子都对音乐世界着迷,突然被门敲门打扰,他们突然皱起眉头。

“嘿,嘿,这是我!”苏晓晓的清脆小牛奶在门口响起:

“我必须听我兄弟的歌声,让我进来!”

苏振东哼了一声,他听到了自己细心的肝脏,愤怒充满了愤怒。

“等等!”

他回应并走过去打开工作室的门。

一个小小的身体像狗一样立刻进来。

“兄弟,你在哪里?”

苏晓晓没有见过任何人,他已经大喊过了。

苏辰也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吉他并向她打招呼。

“等一下.”

细长而美丽的身影紧随其后。

“苏晓晓,穿上你的鞋子!”

声音有点生气,似乎对这个淘气的妹妹非常不满。

苏晓晓意识到他赤脚走过大部分客厅,然后跑到工作室。

她悄悄地吐出舌头,然后跑回门口,对程浩进微笑。

程浩进看了她一眼,但她弯下腰,轻轻地穿上鞋子。

这时,他看到苏振东手里拿着短笛,不禁好奇地问道:

“你在录什么歌?”

“哦,没什么,小陈写了两首歌,我们要录制一个演示,把它放在互联网上,试着看看有没有人喜欢它。”苏振东解释道。

“他?”程玉金微微张开嘴,惊讶,露出一脸惊喜。

据估计,她没想到苏辰可以独自创作一首歌并准备录制单曲。

“你想进来听听并发表评论吗?”苏振东热情地邀请她。

程玉金犹豫了一下。最初,由于她的性格,苏辰认为她不会同意,但没有人认为她在犹豫后点了点头。

真想给个建议吗?

眉毛悄悄潜入然后蹲下,准备拿出100%的力量,这样女人就不会发现任何问题。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和程浩金似乎都有点不匹配。每当他们看到她时,他们都会情不自禁地冲出去。

是因为他们是这个家庭中的两个人,唯一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

程玉金走进来,静静地抱着苏晓晓,坐在角落里。

苏辰和苏振东和他的儿子打开控制台,再次开始合作。

《纸短情长》这首歌,原本只用于吉他伴奏,但安排是尝试更多的可能性,有时候不同的乐器相匹配,它会产生完全不同的感觉。

苏辰甚至没想过以原来的方式录制它。毕竟,原版仍然有点“柔顺”,给人一种未完成的感觉。

他和苏振东正试图结合更多不同的乐器来寻找这首歌的最佳搭配。

这两个人现在正在使用吉他和短笛。

短笛不是人们用来制作竹子的中国乐器。事实上,它是一种西方乐器。整个身体由金属制成。 (之前,短笛以前是木管乐器,但后来演变成金属材质,主要是为了方便保存,并使声音更加强烈),常见于大型交响音乐会。

苏辰起了个序,然后苏振东开始插入短笛。

“你陪我进入夏天,穿越城市喧嚣

这首歌还在游泳,你生涩的双眼“

苏辰的声音非常有磁性,不是那种灰白的磁性,但非常干净,非常阳光,人们听得很舒服,突然间我想起了青春和初恋。

苏晓晓一边听着愚蠢,砰地一声狠狠地咬了一口蝎子。

而程浩金抱着她甚至没有注意到,她对苏辰的强大歌声感到震惊。

这家伙.不是说他是国外的初中,他还是校长吗?

他的歌唱如何如此优秀,就像专业训练一样?

甚至那些从小就受家庭影响接受过专业训练的人甚至模糊地认为他们不如人。

程玉金惊讶地看着苏辰。有一段时间,她突然对苏辰的印象有了一点变化。

好吧,一个人输了.

很快,苏辰和他的儿子停了下来,歌曲没有完成,但他们觉得短笛不适合这首歌。

“怎么样?”苏振东趁着休息时微笑着问程金金:“站在观众的位置上,你觉得这首歌还行吗?”

程玉金只是张着嘴,他停止说话。

“如果你有话要说!”苏辰看到她奇怪的样子,忍不住有点意外,不是一两条评论,只是说说它不好,你为什么这么吞下去?

然而,在程玉金犹豫了一会儿之后,他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

摇摇头.这是什么意思?

苏辰不明白。

这样好,还是不好?

如果你摇头,它应该是坏的吗?

但哪里不好,你说门口吗?

他把疑惑转变为苏振东,但发现苏振东也是一个深思熟虑的样子。

过了一会儿,苏振东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轻声笑了,然后问程进金:

“你想要这首歌吗?”

程玉金突然抬起头,惊讶地瞥了他一眼,然后扫过苏尘,然后迅速低下头。

苏辰发现,在她低下头的那一刻,脖子上有一丝粉红色。

纳尼,想要我的歌吗?

苏辰不明白,这次行动是什么?

是因为我想唱自己的歌来让我的名字出名吗?

但这也是.有点太多了,我也指望这首歌首次亮相!

苏辰当时有点不清楚,转过头来看苏振东。

苏振东微笑着向他解释道:

“别误会,我觉得金津应该觉得这首歌还不错,所以我想得到你的授权,并把它带到'夏姑娘'唱歌的舞台上。”

哦~~~~

他说这个,苏辰立即明白了。